赣州新闻|赣州新闻中心|赣州新闻门户网赣州新闻|赣州新闻中心|赣州新闻门户网

您现在所的位置:主页 > 赣州新闻 >

连舟中人数都未点清,为何却成了名篇

时间:2020-08-10 20:27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   点击:

摘要:舟中人数多少粒?

张岱的《湖心亭看雪》是明清小品文的佳作。全文用159字呈现西湖绝佳的雪夜之景,其白描手法的娴熟运用,历来为人所称道。但张岱在文章中提及的人数,让许多读者产生了疑惑。先看原文:

崇祯五年十二月,余住西湖。大雪三日,湖中人鸟声俱绝。是日更定矣,余?一小舟,拥毳衣炉火,独往湖心亭看雪。雾凇沆砀,天与云与山与水,上下一白。湖上影子,惟长堤一痕、湖心亭一点、与余舟一芥,舟中人两三粒而已。

到亭上,有两人铺毡对坐,一童子烧酒炉正沸。见余,大喜曰:“湖中焉得更有此人!”拉余同饮,余强饮三大白而别。问其姓氏,是金陵人,客此。及下船,舟子喃喃曰:“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!”

其中有关人数的两个疑问是:作者明明说自己“独往”,为什么又说舟中人“两三粒”,而且最后确实写到了舟子的感慨,这岂不是前后矛盾?再者,作者既然在舟中,何以点不清人数是两还是三,偏写了一个含混不清的“两三粒”?

先解释第一个问题。就作者来说,他所谓的“独往”,本来就不可能把雇佣的舟子包括进去。一方面,就如同我们打车出游,不会把出租车司机统计在游伴里。另一方面,也许在等级社会里,这种思维方式还隐含着更深刻的含义,即主人们往往会把身边的奴仆等伺候者予以忽略。这种意识形态带来的意识屏蔽作用,使得舟子、童仆等,根本不会影响到张岱是否写“独往”中的“独”。只不过,当作者进入具体画面描写时,当他在想象中把人的社会特性和心理因素暂时抽空,仅留下一个物的空壳来作形象勾勒时,舟子等人又被重新统计进来,出现了“舟中人两三粒”的描写。而舟子最后发声说其“痴”,不过是凸显了对作者及其金陵客的不理解,并以这种不理解或者说不可能理解,再次让作者自己等少数人在世俗社会中超脱出来。

下一篇:没有了
图片专区
赣州新闻   赣州新闻中心   赣州新闻门户网   
Power by DedeCms